<source id="68wqc"><object id="68wqc"></object></source><table id="68wqc"><tt id="68wqc"></tt></table>
  • <small id="68wqc"><samp id="68wqc"></samp></small>
  • <s id="68wqc"></s>

    安徽大學生網

    資訊
    熱點話題 省內教育 國內教育 高等教育 職業教育 基礎教育

    安師大大學生暑期赴云南景東連續3年愛心支教

    熱點話題 時間:2015-08-12 21:59:54 點擊: 來源:安徽財經網
    [導讀]8月12日,收到一份來自千里之外的感人郵件,這份郵件記述了一段安徽師范大學大學生志愿者3年赴云南暑期愛心支教的生活點滴,通過文字圖片讓我們真切地感受到當代90后大學生的青春理想…

    \

    \

    \

    \

    \

    \

    \

    \

    \

    \

    8月12日,收到一份來自千里之外的感人郵件,這份郵件記述了一段安徽師范大學大學生志愿者3年赴云南暑期愛心支教的生活點滴,通過文字圖片讓我們真切地感受到當代90后大學生的青春理想與奉獻激情。

    郵件寫道:彌漫山林的煙云與鳥鳴、時隱時現的群山之巔、瑯瑯書聲與玩鬧時的清脆笑語,大山深處的這些美好,陪伴了志愿者們整整半月時間。寒來暑往,安徽師范大學學子同云南景東哀牢山孩子們的約定,已然延續了整整三年。

    “到山區去,到孩子們身邊去”

    饒雁鴻,安徽師范大學首屆十佳青年志愿者,始終關注山區支教的她,在一個偶然情況下得知云南景東哀牢山區孩子們的情況,地形閉塞、師資匱乏、鮮少有 志愿者問津,這些描述讓她內心久久不能平靜。“到山區去,到孩子們身邊去!”抱著這樣的信念,2013年暑假,饒雁鴻毅然帶領同學們組織起志愿團隊,歷經 近50個小時顛簸來到位于哀牢山深處的邦慶完小。

    在想象中,饒雁鴻設想過無數次可能出現的困難與不便,但當真的到達之后,她還是被這里的情形微微震撼到了,九曲十八彎的盤山公路、從不穿襪子永遠只 踩一雙破舊人字拖的小孩、走幾步就會滑到的泥濘山路,沒有地方可以住宿、甚至吃飯洗澡都成問題。望著眼前種種,饒雁鴻稍稍有些膽怯,但隊長的職責和使命告 訴她不能放棄,“這是我們自己選擇的路,不管多難,就算跪著也要把它走完。”她這樣鼓勵著隊員們,也鼓勵著她自己。

    年輕的志愿者們沒有退縮,沒有地方住宿,他們就在空余的教室里住下,閑置已久的舊教室滿是灰塵,隊員們挽起袖子,在蜘蛛網間穿梭打掃。課桌不夠、紙 板來湊,夜晚來臨,女生們睡在用課桌拼起的“大通鋪”上,男生則席地而臥,正值云南雨季,潮濕的天氣加上高海拔的低溫,讓每個夜晚變得更加寒冷難耐。困難 還遠不止這些,由于條件落后,志愿者們一連半月沒法洗上個像樣的澡,汗水混雜著灰塵,伴隨著他們每一天的辛勞。山區里蚊蟲極多,不知名的一只小蟲都可能含 有毒性,幾天下來,女孩們身上已經滿是紅腫的大包小包……

    種種艱辛,讓這群城市里長大的大學生們更加體會到山區孩子的不易,困難并未阻止他們的腳步,接下來的日子里,志愿者們上課、批改試卷、講解題目、輔 導作業,忙得不亦樂乎。山里的孩子簡單而質樸,他們很快打心底里接受了這群“山外來客”,在孩子們眼里,這些大哥哥大姐姐溫柔耐心、見識廣、懂得多,言談 間慢慢叩開的,是他們對從未見過的外面的世界的認知與想象。深知比傳遞知識更重要的,是傳遞思想,這群大學生志愿者極其重視對孩子精神上的引導,向孩子們 訴說著奮斗的意義、傳遞著有關“大學”、有關“成長”的美好向往,“好好學習,走出大山”幾乎成了小老師們最常用的一句話。

    時間在歡聲笑語里飛逝,支教結束那天的送別顯得異常艱難,孩子們一個個幾乎哭成了淚人兒,“老師別走,我舍不得你們”“姐姐,你走了就沒人輔導我寫 作業了”“哥哥,籃球我還有好多沒學會的地方,你再教教我啊”“哥哥姐姐,你們還會回來嗎……”一聲聲帶著哭腔的追問讓志愿者再也忍不住淚水,“你們一定 要好好學習,乖乖聽話,明年,明年再回來看你們……”不停重復著簡單的叮囑,模糊的視線里邦慶完小的校門漸行漸遠,離別的傷感浸染著每一位隊員,從艱難到 適應到難舍難離,隊員們在這深山里收獲著青春里從未有過的激情與感動,而約定的種子,也在此時悄然種下。

    對話大山深處的火熱心靈

    轉眼又是一年,志愿者們并未遺忘對孩子們許下的諾言,2014年暑假,愛的接力棒傳遞,饒雁鴻的學弟——12級中文的賈昊宇接過這沉甸甸的囑托,帶 領一支16人的志愿隊伍,再次踏上山區支教的征程。這一次支教行相比第一年顯得更加成熟有序,隊員們紛紛準備了被褥與日常用品,還給孩子們預備了各樣的小 禮物。

    長途跋涉的艱辛在見到孩子的那一剎那煙消云散,雖然又是不同的面孔,但“安徽師大的哥哥姐姐們”的概念在幼小心靈扎下了根,似是故人來,沒有了第一 年相見時的膽怯,孩子們團團圍住志愿者,一口一個“老師”的叫個不停,校長撫摸著自家學生緊靠著志愿者的小腦袋,笑著對隊員們說:“自打入夏,這群孩子就 天天念叨著你們,說是夏天來了,小老師們就要來了。”

    那段日子孩子們正臨近期末,“因時制宜”,志愿者們抓住機會,給孩子們進行考前補習和心理輔導。六年級的學生面對即將來臨的升學考試,普遍顯得有些 焦慮不安,“剛開始和他們溝通時,大家什么都不肯說。”隊長賈昊宇在回憶時這樣描述道,“看學生們一個勁躲避志愿者,我想是不是升學壓力太大,加上山區孩 子上學比較遲,六年級的他們正值青春期,比較敏感,所以不愿同人交流。”面對別扭的孩子們,那天晚上賈昊宇和隊員張譽翰在操場上陪他們一直坐到深夜,望著 志愿者真誠的眼神,孩子們最終敞開心扉,對未知的升學考試的恐懼、青春期的煩惱以及對外面世界的好奇,伴著空寂的山谷與蟲鳴,那些交談與回答在少年心中扎 根,悄然生長成對未來的無限向往與期待。

    在日益深切的接觸中,隊員們不禁對守著這所深山里的學校、守著這群孩子們的老師產生了更多想要了解的欲望。志愿者們一年到來一次,而在余下的300 多個日夜,全校僅有的5名老師陪伴著這群孩子度過年復一年的春夏秋冬。于是,在每天教學結束后,在枝葉繁密的大樹下,在校長的小屋里,老師同志愿者們促膝 長談,說他們的故事,何校長談起他的到來、談起他年輕時的選擇與歲月中的堅守;說他們的生活,冷大哥想起他同孩子朝夕相處的過往、在提起將要離去的六年級 學生時,這個歷經歲月滄桑的漢子竟悄悄紅了眼眶。山路崎嶇,孩子們多數時間都呆在學校,“老師”在他們眼中已不止教書這么簡單,天寒加衣的叮囑、生病感冒 的照顧、空閑時間的牽手,作為老師,他們教導,更是作為父親,他們陪伴。

    大山的質樸深深感染著這群山外的志愿者們,起風時翻涌的林海、晨起時彌漫周身的薄霧、踱步校園里遇見的笑臉和聲聲清脆的“老師好”、以及每日陪伴著 的稚嫩臉龐和溫暖笑意。成長仿佛是一瞬間的事,幾天之內,女生們變得更加溫柔細膩,細節之間處處用心,幫孩子剪指甲、教導他們愛衛生愛干凈、甚至學會了哄 孩子入眠;男生們則顯得更有力量有擔當,仿佛要像他們尊敬的何校長、冷大哥看齊,早起幫忙生火做飯、晚睡幫著照顧學生洗澡洗衣,山風來來去去,帶著山間特 有的清新撫弄在每個人的臉龐。

    離別的那天清晨,隊員們心照不宣地起了個大早,躡手躡腳地洗漱、收拾,因為上一屆學長學姐“告誡”過他們,離開時盡量不要被孩子看到,不然,會很難 分離。一切都很平靜,突然間,不知是哪個孩子翻身看到了窗外的行李箱,幾分鐘內,抹著眼淚的孩子們便齊刷刷地站滿了走廊,只是這一次,沒有一個人出聲詢 問,或許是冷大哥叮囑過不要待哥哥姐姐們為難吧,孩子們只默默用手背擦著不停涌出的淚水,輕輕悄悄地嗚咽著。望著懂事的孩子們,志愿者們忍住眼淚,微笑著 揮手道別。“來年,來年我們一定會再見。”

    愛心傳遞,光榮延續

    14年的別離之后,隊員張譽翰一直惦記著他深山里的學生,惦記著他的何校長和冷大哥,惦記著那所裝滿回憶和愛的學校。15年暑期社會實踐的通知剛剛 下發,他便迫不及待找到賈昊宇,“學長, 把今年的進山隊伍交給我吧,我保證把它帶好!”這個北方大小伙拍著胸脯許下諾言,而在接下來的時間里,隊伍的壯大程度遠遠超乎了他的想象。

    越來越多的人想要加入到支教行的行列中來,在報名簡章里,張譽翰明確寫道:路途遙遠、條件艱苦、支教任務重,請務必考慮清楚后再進行報名。即便這 樣,也抵擋不了一顆顆年輕火熱的心。最終,隊伍人數擴大到45人,來自安徽、吉林、廣州、新疆各地的師大學子、哈薩克族姑娘、南通大學的英語系志愿者,所 有人因為一個共同的信念聚集于此,支教點也從邦慶完小一處擴大至邦慶、埡口、南岸三處,彩云之南的守望因為愛心與堅守變得愈來愈光輝明亮。

    持續了三月的準備,拉贊助、募集資金、捐贈書本、購買文體用品,這一次,志愿者想為孩子們帶去更多。像是要回歸另一個離開已久的家鄉,志愿者們滿懷 著即將見面的喜悅,舟車勞頓的疲憊掩不住期待的眼光。而在到達之后,迎接他們的是親人般的熟悉與溫暖,“這一次剛好趕上學生放假,宿舍空了出來,你們終于 不用睡地上了!”何校長向隊員們一一介紹著學校這一年來的改變,言語間充溢著喜悅“國家和政府越來越關注我們的孩子,娃娃們吃上了營養餐,還用上了多媒體 教室,走廊里還裝上了監控呢,安全多啦!”

    “你看這兒,原來都是幾張破木板子,現在都換成新課桌了”“這兒這兒,還新安了籃球架,太好了,咱又能教他們打球了。”拉著新隊員不停念叨著的張譽 翰顯得有些激動,時隔一年,他看到了這里真實的改觀,這改變令他欣喜之余又多了些承擔責任的鄭重感,“雖然條件在變好,但山區教育之路還是任重道遠啊”撫 著積滿了灰塵的鋼琴,張譽翰的表情顯得有些凝重,“硬件設備雖然跟上了,但軟件資源依舊缺少,師資力量不足、教育觀念落后,我們要努力改變的,還有很多很 多……”

    考略到學生安全問題,志愿者自發前往離學生家較近的教學點開展活動,雨季的山路顯得愈發難走,眾人帶去的鞋子要么已經“面目全非”,要么就正走在 “面目全非”的路上,有的男生刷了僅有的運動鞋,干脆脫了襪子赤腳行進。提起這些山路,隊員孫苗苗還心有余悸,“滑倒是常有的事,有的斜坡陡峭將近90 度,簡直沒法想象,這群孩子每天是怎么走過來的。”翻山越嶺,志愿者們不僅給孩子帶去知識,更送去歡喜與快樂。哈薩克族姑娘莫麗德爾,穿著紅膠鞋的她是孩 子們心中最美的舞者,教她們唱歌跳舞,旋轉跳躍間,笑聲散落山林,而在歡快舞姿的背后,是眾人想象不到的艱辛,擔負著全隊文體教學任務的她,每天都要走上 比別人多出幾個小時的山路,獨自一人穿梭在不同的山頭間,給每個教學點的孩子帶去歡樂。千里迢迢帶來的漢服、茶具是志愿者想給孩子們看到的“外面的世 界”,望著他們好奇的眼神,志愿者將傳統的力量注入孩子心間。

    而在行走山間的日子里,隊員們也收獲了更多來自大山的淳樸問候語感謝。突遇大雨,路邊的山民將志愿者請進家中,生起炭火、端上熱茶;走訪路中,每一 戶人家都端出自家最好的食物招待這群遠道而來的年輕人;臨近別離,大伙更是匯聚一堂為志愿者餞行,篝火晚會的烈烈火焰,映照著彝漢兩族人民溝通交融的動人 情誼。

    三 年時光,安徽師大志愿支教團隊在哀牢山區深深扎根,愛與希望的種子在滇西熱土生根發芽;三載歲月,志愿者們親眼見證著山區教育條件歲歲好轉,一步一步的變 遷滿載著喜悅與榮光,但這些,還遠遠不夠,在快速發展的社會中,在急速前進的時代里,大山深處的孩子們需要更多的智慧與勇氣,需要更多的力量與指引,帶領 他們真正擺脫“精神貧困”、努力開拓更廣闊的視野、邁步走向更美好的天地。

    跨越云皖三千里土地,聯結彝漢兩族同胞情誼,在哀牢山孩子的深情注目里,在蔥蘢樹林的寬廣懷抱中,大學生志愿者們的赤誠一如從前。云南志愿行的火種會繼續燃燒,愛心澆灌的美麗花朵依舊綻放鮮艷,明年夏天,我們彩云之南,再會!

    安徽高校新媒體矩陣

    精彩評論

    收藏
    安徽大學生網微信二維碼 掃一掃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