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68wqc"><object id="68wqc"></object></source><table id="68wqc"><tt id="68wqc"></tt></table>
  • <small id="68wqc"><samp id="68wqc"></samp></small>
  • <s id="68wqc"></s>

    安徽大學生網

    學習
    學習考試 社會實踐 海外留學 文學讀書 畢業論文 高考專欄 考研專欄

    “聯系”與“沖突”:安徽大學巡游出租車與網約車調研活動

    社會實踐 時間:2021-08-26 17:18:55 點擊: 來源:安徽大學生網通訊社
    [導讀]此次調研活動中,我們深入司機群體中去,傾聽他們的聲音,同時也以國家政策為導向,相關立法為依據,全面客觀地調研分析。

    安徽大學生網通訊社 以往傳統出租車是壟斷行業,隨著經濟發展,城市不斷擴張,打車需求飛增,引起了出行服務供給不足。而網約車從業的簡單便捷吸引了大量私家車車主進入行業,緩解了打車“供不應求”的問題,成為了出租車的有效補充。相比于傳統出租車“招手叫車”、電話約定和司機主動攬客的經營方式,在網絡平臺叫車更方便透明,符合當代消費者的消費習慣。網約車擠壓了傳統出租車的市場,出租車司機在根深蒂固的以名目繁多的各類收費名目為代表的“公司化剝削”及新興網約車行業的沖擊下,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壓力。

    本次安徽大學巡游出租車與網約車調研實踐活動采取通過問卷、群聊、深度訪談等形式,深入了解傳統巡游出租車與網約車司機的生活狀況,以及二者的聯系與沖突。團隊由指導老師周春霞和隊長王美奐帶隊。為了使調研活動更加全面客觀,小組成員分別在安徽省、河北省、浙江省和湖北省等多地展開調研實踐,對二十位出租車司機進行了深度訪談并進行視頻記錄,共獲得了兩百份線上問卷。

    “聯系”與“沖突”:安徽大學巡游出租車與網約車調研活動

    我們在訪談的過程中發現傳統出租車司機受到掛靠公司的束縛,無法良性發展。以安徽省傳統巡游出租車司機吳師傅為例,自己購買的出租車掛靠公司管理,但如今現在公司不管理,存在沒有意義,公司仍另收管理費、保險費、二維費(二級維修)等其他費用,因為行駛證和營運證是公司的名義,所以司機不能自己買保險,每次通過公司買保險多1500-2000元,交通局不給脫離公司的手續,司機無法脫離公司無法成為個體。

    我們也發現網約車并非我們想象中那么靈活、方便、來錢快,他們受到了平臺的約束,也無法良性發展。以開網約車一年多的李師傅為例,一次訂單被判為違規,原因是向乘客索要好評,被扣了服務分,但是李師傅未曾向乘客索要好評,卻在平臺上找不到申訴窗口。李師傅覺得雖然網約車的確很方便,接單是可選擇的,但是平臺壓制司機太狠了,抽成高,還對乘客戰戰兢兢的,生怕把乘客得罪了降低服務分,服務分也影響接單量。

    傳統出租車司機和網約車司機面臨的困境各不相同,二者又產生了競爭,使新的問題產生,如網約車司機和出租車司機為爭搶乘客產生爭執甚至大打出手的事件屢見不鮮。最初傳統出租車是壟斷行業,隨著城市化的加快出現了服務供給不足問題。網約車的出現緩解了出租車的運載壓力,但隨著行業的飛速發展轉變為對出租車市場空間的擠壓?,F在大部分的網約車都不合規,非法營運問題一直存在;而出租車的營運資格是限額的,對從業者有較高門檻,兩方的運營都存在著一定問題。作為新興事物,網約車行業野蠻生長,與傳統出租車行業間矛盾不斷顯現,惡性競爭加劇,影響行業發展和社會和諧。而對于網約車司機,平臺制定的規則看似寬松自由,實則使司機被迫同意了許多隱形規定,如通過評分機制將平臺監管與司機之間的矛盾轉嫁到了司機與乘客之間、通過接單激勵制度使司機的工作時間和強度加大等。同時網約車司機的勞動權益也得不到應有的保障,維權也較為困難。

    “聯系”與“沖突”:安徽大學巡游出租車與網約車調研活動

    此次調研活動中,我們深入司機群體中去,傾聽他們的聲音,同時也以國家政策為導向,相關立法為依據,全面客觀地調研分析。聚焦“的哥”群體,調查出租車司機和網約車司機工作環境、身心壓力及收入情況,呼吁更多人關注一線城市客運勞動者。希望可以探尋出傳統出租車及網約車從業者現狀,歸納行業現存問題,了解出租車司機與網約車司機之間的競爭困境,發現管理及監管層面的不足之處,思考怎樣才能讓網約車和出租車形成互相補充的良性競爭。

    安徽高校新媒體矩陣

    精彩評論

    收藏
    安徽大學生網微信二維碼 掃一掃 更健康